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慢[18]》

    米蘭·昆德拉

    速度是出神的形式,這是技術革命送給人的禮物。跑步的人跟摩托車手相反,身上總有自己存在,總是不得不想到腳上水泡和喘氣;當他跑步時,他感到自己的體重、年紀,就比任何時候都意識到自身與歲月。當人把速度性能托付給一台機器時,一切都變了:從這時候起,身體已置之度外.交給了一種無形的、非物質化的速度,純粹的速度,實實在在的速度,令人出神的速度。
    慢的樂趣怎麼失傳了呢?啊,古時候閑蕩的人到哪兒去啦?民歌小調中的游手好閑的英雄,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過夜的流浪漢,都到哪幾去啦?他們隨著鄉間小道、草原、林間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嗎?捷克有一句諺語用來比喻他們甜蜜的悠閑生活:他們凝望仁慈上帝的窗戶。凝望仁慈上帝窗戶的人是不會厭倦的;他幸福。在我們的世界里,悠閑蛻化成無所事事,這則是另一碼事了。無所事事的人是失落的人,他厭倦,永遠在尋找他所缺少的行動。

    上一辑: 笑忘錄[20] 收藏(0) 下一辑: 好笑的愛[17]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