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斜陽[86]》

    太宰治

    《斜陽》是太宰治對日本舊的貴族制度乃至即將崩潰的現存秩序所唱的一曲挽歌。從作品中我們看到母親和弟弟這舊的兩代人已經滅亡了。主人公數子則為了擺脫滅亡的命運而進行掙紮。然而,她所處的時代是戰後初期的預廢時代,頹廢作家上原,便是這一時代的典型形象。數子的衷怨是靠上原為她輸進世俗的血液而求得再生,這便是《斜陽》的主題。
    在靜岡縣伊豆半島的山莊里那飄亮的住宅內只住著兩個人,小 說的女主人公數子和她的母親。老夫人可以說是日本最後一個貴婦人了。小說以數子第一人稱的口吻回憶道:“我們離開東京西片町的家來到這伊豆的中國式的山莊里住下,是日本無條件投降後的12月初。父親死後,我家的生活全靠和田舅父的關照,他已是母親的唯一親人了。戰爭結束,世道變了。和田舅父對母親說:‘現在除了賣掉這房子,別無其它辦法。把家里的傭人散了,你母女二人到農村買所漂亮房子,安靜地過日子吧。’關于錢財之類的事,母親毫無辦理能力,在這方面,她都不如一個孩子。所以,這一切都委托舅父辦了”。就這樣母女二人開始了伊豆山莊的生活。然而生活並不安靜,母親病倒了。這個貴族之家,已經開始沒落。由于數子不慎,發生了一次火災,幸虧未釀成大禍。數子到各鄰居家里去道歉,實際上已經沒有了貴族小姐的身價。這次火災以後,數子盡心地作起農田里的事情,她漸漸變成了一個干粗活的村婦,而母親病得越來越纖弱。母女二人向著相反的兩個方向發展。太平洋戰爭開始的時候,數子的弟弟直治就被征去,派到海外作戰了。直治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一天,他突然回來了。直治是個愛好文學的青年,他厭惡自己的貴族家庭出身,為了忘記這樣的家,為了對周圍的一切視而不見,他除了吸毒以外,別無他法。還在直治應征入伍前,他已經吸毒成習。還在6年前,數子為制止弟弟吸毒,曾去找過他的文學師傅小說家上原二郎。數子已是結了婚的人,恰好在她見上原的這一年離了婚,懷的孩子也因死胎流了產。直治回來後,數子給上原寫了一封信,這是一封情書,盡管這時上原已經有了妻室。數子在情書中表示,願給上原作妾,願為上原生兒育女,願作上原孩子的母親。數子的信未得到上原的回音,她要到東京去直接見他。這時母親病危了,她患的是肺結核,不治之症。在秋天的黃昏時分,日本最後一個貴婦人死去了。臨終時,身旁有數子和直治二人。母親臉色蠟黃,薄薄的嘴唇含著幽靜的微笑,看上去很象聖母瑪利亞。母親死後,直治依然同上原一起鬼混,放浪形骸,過著頹廢的主活。而數子卻在尋找自己的新生活,為此開始奮斗。她並不沉溺于悲哀,但奮斗目標也不是去尋找新的倫理觀念,因為這個辭太虛偽了。她所尋找的只有愛情。一天,直治把一個舞女模樣的人領到家里來過夜,數子便借機離開了家,她到東京去找上原。上原不在家。妻室說,他同朋友喝酒去了。數子走了幾家酒誼,終于找到了上原。這上原同六年前比判若兩人。頭發雖同從前一樣的蓬亂,但已變稀變焦。臉色發黃,眼圈發紅,前齒脫落,後背隆起。坐在酒店的角落里,活象一只衰老的猿猴。數子就同這人一起走出酒店,晚上二人在上原找的住處過了一夜,實現了數子的願望。天明時,數子望了這人的睡臉,那是一張馬上就要死去的面孔。就在這一天的早晨,直治在伊豆山莊自殺身亡。直治在遺書中寫了他自殺的理由:“生在貴族家庭,我們究竟有罪沒有?總之,只要生活在這樣的家庭里,我們就永遠象猶大一樣,一生都在不安、羞愧和罪孽中度過。為此,我感到實在難以生存下去。”此外,直治還向姐姐坦白了一件事,就是他愛著上原夫人。關于上原二郎的人品,直治寫到,與其說他是小說家,莫如說他是個喝大酒、生活放蕩的投機商人。數子料理完直治的後事,又開始了新的戰斗。數子又給上原寫了一封信。這封信,便是小說的結尾。在信中她告訴上原,那夜她懷了上原的孩子,她在信中說:“至此,我已經驅除了舊的道德觀念。現在,我要同將出生的孩子一起,進入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的戰斗。養育好我所愛慕的人的孩子,就是我道德革命的完成”。

    上一辑: 人間失格[305] 收藏(0) 下一辑: 陰火[7]
12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