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梁文道


收藏(0)
1970年12月26日生于香港。由于12月26日這一天在西方傳統里被認為是“禮物節”,好打開于聖誕節所收到的禮物,所以梁文道自認是上帝送給人間的禮物4個月大,他就去了台灣做其小留學生,直至中學生三年級因破壞學校建築,並有黑社會少年接班人的嫌疑而被趕出校門為止。他身份多重,包括電視主持、文化評論人、知識分子、教書人及廣播人等。其在鳳凰衛視所做節目《開卷八分鍾》、《文道非常道》等廣受歡迎。
梁文道曾說,他最喜歡熱愛的城市就是香港。而梁文道在香港出生後不久,因家庭當時經濟情況因素,父母不得不將他送到台灣爺爺奶奶家照顧,中學時在台灣接受教育,15歲時才回到香港父母家,情況卻又倒轉過來,令他開始認識到兩岸社會政治的沖突所在。游走于兩岸三地之間,因此梁文道的文章多分析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社會動態。
他/她的經典名句
他/她的經典作品
《我執》 —— 118條句子
《我執》有完整的敘事。一個看來什麼都可以做得很好的人,在核心的愛情與家庭范疇上遭遇無法扭轉的挫敗,他經曆千回百轉的等待與探問,在過程中檢視自身曆史與拷問內心,在絕望中懺悔,背負起自己的罪,然後走向宗教。梁文道做什麼都這麼有條不紊,總像一早便有計劃了然于胸。而他每次都會告訴你,他是一邊寫一邊想的,並無事先計劃,甚至“沒有你們想得那麼多”。如此說來,他如果不是擁有能將未來往他的方向扭轉的意志力,就是擁有極強大的組織能力去言說事態和自我。
《味道·第一宗罪》 —— 90條句子
在西方文化傳統中,“貪吃”被列為七宗罪之首。當飲食成為人類過分沉溺的欲望,其他一切淫邪的罪錯便隨之而來。在梁文道筆下,吃喝不僅僅是滿足口腹之欲,而是人類社會文明的切片,它與音樂、民族、教養、情色甚至善惡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傳統遠去,喧囂升起,品味變成炫耀的資本,饕餮之徒化身為美食家——人類因貪吃被驅除出伊甸園,背負起原罪,卻為自己創造了另一座天堂。
《常識》 —— 40條句子
《常識》所集,卑之無甚高論,多為常識而已。若覺可怪,乃因此為一個常識稀缺的時代。
只有一種情況能使時事評論不朽,那就是你說的那些事老是重複出現。幾年前發生過礦難,評論家費煞苦心地分析它的成因,推介善後的處置,指出杜絕它再度發生的方法。結果它不只沒有消失,反而更加頻密地發生。如果時事評論的目的是為了改變現實,那麼現實的屹立不變就是對它最大的嘲諷了。任何有良心的評論家都該期盼自己的文章失效,他的文章若是總有現實意義,那是種悲哀。除非他那作者的自我要大于一個知識分子的志趣;江山不幸詩家幸。
《梁文道經典語錄》 —— 24條句子
《我讀》 —— 14條句子
《梁文道 我讀》是基于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鍾》節目而來的,這個節目通過主持人每天介紹一本書,讓觀眾用最簡利的方式碰觸到書籍的精髓,進入一個又一個迥異又奇妙的書中世界。主持人梁文道通過自己讀書後的消化、反芻,然後變成評論,某種意義上說,他起了一個圖書“中介人”的作用,把社會思潮、文化熱點等內容以另一套大眾化語言去推廣。
本書不是一本簡單的書評性質的書,而是近似于一種社會時評的文集,作者從某本書出發,從中引申出對社會、人生等各方面的看法,語調輕松有趣,以說故事為主,啟發讀者:書可以這樣讀。
《味道·味覺現象》 —— 13條句子
假如食物注定要被人吃掉,假如食物真是一種藝術,那麼我們欣賞這種藝術的唯一方式便是毀滅它。
想象一下煙花,特別是蔡國強那些爆炸藝術。當你目瞪口呆地看著它們在半空綻放的同時,可曾意會得到那是一個消失中的藝術?我們總是把毀滅與創造視為相反的過桯,又總是把藝術和創造聯系起來,覺得藝術絕對不是毀掉什麼,而是在創造一些東西。可爆炸難道不是一種終極的毀壞嗎?煙花難道不就是一連串的破壞與消亡嗎?我們欣賞煙花,其實就是在欣賞損毀的壯美。
同樣的,飲食也是如此。我們有時候會用“干掉”去形容進食,比如說“干掉一碗面”,“把整桌菜干掉”;那個“干”字正正是最粗暴的破壞。形容一頓吃完的飯,我們會說那場面真是“狼藉”;這豈不是一樁慘案的遺留現場?
只有透過吃的動作,我們才能完整體驗食物之美,才能領會食物作為一種藝術的精髓。可是吃的動作同時也就是一種破壞、吞沒與消化。食物一生的高潮在于它的死亡,不消滅食物,...
《味道·人民公社》 —— 12條句子
作者自云:我這些偶爾被人誤會為 “美食文字”或“食經”的爛貨,其實是另一種想得太多的成品。正因為自己寫吃,所以又丟不開老毛病地開始聯想關于飲食書寫的種種,想它在今日獲得崇高地位之奇怪,想讀者和市場對它之渴求的原因,當然更想到了它的前世今生。一邊想,一邊寫,便寫成了這副模樣。
本書為梁文道食評文集《味道》系列之一,主要談論“吃”的社會意涵,挖掘不同場合、不同人群、不同社會、不同時代人們“吃”的不同內容與邏輯,引出“吃”作為不可或缺的社會紐帶的意義,正是“吃”聯結或區隔了不同的個人與群體。
《關鍵詞》 —— 12條句子
《關鍵詞》是梁文道先生既《常識》《我執》之後最新文集,以一個關鍵詞語生發開去,談論時下的一個事件、現象,分析背後的邏輯,更探討深處的曆史和政制。
梁文道的文字既有散文的輕松曉暢,又不時出現匕首和投槍式的准確犀利。《關鍵詞》的話題涵蓋過去幾年許多的熱點事件,比如幼兒園殺人、校長案等;或者是許多熱議的社會現象,比如炫富、媚俗等等,而所有這些事件或現象背後的議題都仍然深深地牽扯著當下的現實。
《弱水三千》 —— 11條句子
梁文道書話
這不是一份書單。我討厭書單,尤其是那些開給年輕人的書單。青少年已經有太多應該要上的課,應該要參加的課外活動,應該要遵守的規定和禮儀,我們為甚麼還要管他們應該看甚麼書呢?人生早年的最大好處就是還有浪費得起的時間,就算看書也儘可以看些師長眼中無甚意義的廢物。
我小的時候看了許許多多不知是真是假的《世界七大不思議謎題》和《吸血鬼實錄》一類的廉價書,內容古怪、資料可疑,並且印刷粗糙。但我從不後悔;相反地,我感謝它們。它們使我在百無聊賴的下午可以空想著金字塔里的咀咒秘密打發時光,在上數學課的時候透過摹畫西藏雪人的模樣鍛煉繪圖的技巧。就算因為害怕書上見到的怨靈照片,而竟夜躲著被窩里不敢入睡,我還是感謝那些為了糊口而胡亂編作材料的不知名作者,以及可能早就不複存在的小出版社。他們給了我一段快樂的童年,閱讀竟是如此有趣。
如果我們相信書,相信它能開啟靈感,改變生命,那麼一份書單就是一...
《我讀2》 —— 10條句子
一本視角最獨到的愛書人手記
《我讀2》
閱讀,是對心靈的操練
《我讀2》是基于鳳凰衛視中文台《開卷八分鍾》而來的,它由學者梁文道主持,何亮亮、呂甯思、馬鼎盛等主持人側身其間。每天以八分鍾時間介紹一本新書奇書,文學、曆史、科學、財經、商業、宗教、人物傳記等無所不包。以最有效的方式探究思想精髓,帶讀者進入一個個迥異奇妙的書中世界。
本書用最簡潔直白的方式,從作者、寫作背景等方面,向讀者多角度地呈示一本書的內核。主講人對每一本書都經過了消化打磨,最後形成了中肯的評論。用通俗易懂的語言,沉穩客觀地把各種思潮、社會文化熱點傳遞給讀者。
主講人梁文道1970年生于香港,1988年開始撰寫各類藝術、文化時評,並參與文化及社會活動。而何亮亮是鳳凰衛視評論員,國際問題專家。側重研究中國外交、軍事、俄羅斯和東北亞事務等。他們將以私享家的眼光,與你一同品鑒那些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書!
《噪音太多》 —— 10條句子
《噪音太多》是梁文道的文化藝術隨筆集,顯現的卻是一個私家知識分子的軌跡。純粹音樂怎麼聽、電光幻影怎麼迷、電視末日到了嗎,都是私家偏好。隨口道破,妙論橫生,個人性情躍然紙上。但是,其公共關懷又無處不在,比如,娛樂到底是什麼。梁文道一向被稱為公共知識分子,是典型的雜家。
《奢華與教養》 —— 6條句子
《悅己》 —— 3條句子
其他著名人物
誰喜歡他/她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